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画者魏晓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魏晓林的写写画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中的老街  

2010-11-11 15:51:45|  分类: 写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

它其实算不上是街。

一条宽约六、七米的水泥路,弯弯曲曲拐向深处,两边是近些年来修建的清一色小楼房,磁砖贴面、铝合金窗,一栋紧挨着一栋,高的有六、七层,矮的也有三四层,房高路窄,使走进这条街的外人不免感到些许压抑。

说它是老街,因为这条街已存在许多年了,听老人说,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了。两边的房屋,有一边临河,像许多老街一样,人们为方便生活取水,大都依水而建。在城市化高速发展的今天,这条老街已处在城市的边缘。

童年随父母从外省迁移此地时曾短期借居在这条街上,记忆中的老街不是现在这般模样。

青石板辅的路,被人们的鞋底磨得锃光发亮,能照出人影,两边的木质房屋,由于年代久了都变成了褐色,最高的也只有两层,排列并不整齐的木屋间夹杂着白墙、马头檐的砖瓦房,那是大户人家。它们错落有致宛延的伸向远处,给人以清幽、恬静和几分神秘。那时,走在这条街上,你眼前呈现的景象与今日大相径庭。女孩儿在街上唱着儿歌跳皮筋、踢健子,男孩儿抽螺砣、滚铁环、打沙包……老人们聚坐在屋檐下拉家常、下象棋。时常有挑着担儿卖“敲敲糖”(一种用红薯等做成的糖糕)的小贩穿梭在街头巷尾,当孩子们听到“叮叮当当”的清脆敲击声时,都会一蜂窝的围上来,只需五分钱就能换取一大块,可美美的嚼上小半天;担着剃头挑子的师傅大声吆喝着,掏出两角钱就可坐靠在木椅上晒着冬日的太阳,闭着眼享受着掏耳、修面的惬意。做饭时,家里没了蒜会到对家要上几棵,少了盐也会到邻家撮上一勺。到了吃饭时间,天气好时,家家户户都把饭桌摆在街旁,谁家做了时兴的菜,会招呼左邻右舍来尝尝,调皮的男孩们更是端着饭碗满街乱窜;男人们喝酒时,会扯着嗓子唤来别家男人一起尽兴;谁家孩子顽皮被父母打哭了,邻家的大哥大嫂会来相劝。是夜,能听到从屋内传出一阵阵祁剧唱段(当地的一个剧种)和竹笛、二胡声,那声音也许并不十分悦耳动听,但却是那样的认真。纯朴的民风下,好似一幅流动的市井风俗画。

记忆中的老街 - 风舞晚秋 -             风 舞 晚 秋

时间流失的很快,这条老街在慢慢的改变,木房子变成了钢筋水泥盒子;木门、木窗变成了厚重的金属防盗门、防盗网。走进这条街,仿佛进入了监狱的走廊。早年是夜不闭户,而如今牢固的防盗设施也没能防住小偷的侵入。街上的一层门面都成了烟酒店、美发屋、电游室、麻将室。那叫卖“敲敲糖”的“叮当”声和剃头师傅的吆喝声远去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如今的孩子们只能从长辈那儿听说过跳皮筋、踢健子、 抽螺砣、滚铁环;麻将声替代了竹笛声和祁剧唱腔。不知从何时起,人们不再将饭桌摆在街旁,家家户户关着厚厚的铁门,似乎在防备着什么。

这条街依然是干净的,但给人的感觉却又是混浊的。

“麻花巷”是这条街的原名,曾易名为“红旗路”,如今又改回了“麻花巷”。这改回的街名和街尽头那棵有幸保留下来的老樟树,似乎还残留着当年的气息,还保留着当年一丝记忆,也仿佛在呼唤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